雷声,
让白飞找到了害怕的借口,化作小狐狸,再次依偎到牛老大的怀里,引来一圈的鄙夷。
干打雷,不下雨。
折腾了足有半个时辰,雷声才停歇,半个月亮爬上来,照亮了山岗。
海灵族人非常安静,并没有听到男女欢乐的声音,敬畏牛小田这位下凡的海神。
次日,
又是阳光明媚,头顶的云山依旧还在。
青依解释,这种现象跟那棵凤栖树有关,而保持岛屿的湿润,万物充满生机,也让海灵族得以生存下去。
早餐还是烤肉和烤鱼,就不带换个花样的。
在海灵族人看来,这就是最大的尊敬。
游山玩水就免了,这里树林太密了,行走不便。
饭后,
牛小田又来到了酋长的大屋,坐在兽皮椅子上,只是将酋长和巫师叫了进来。
该问正事儿了。
青依询问巫师,手中的那柄拐杖法宝,从哪儿得到的?
巫师宣称是从山林里捡到的,目光却在躲闪,而酋长左顾右盼,显然也知道情况。
居然敢对古拉隐瞒?
牛小田脸上一沉,顿时不乐意了。
凌空一抓,就将巫师带到了跟前,手中紫藤鞭出现,缠住了他的脖子。
酋长立刻吓蒙了,噗通跪倒,求放过。
巫师看到脖颈上一圈刺目的紫光,惊得面无人色,拼了命的点头,表示会说出来。
有毛病,非得折腾一下才老实。
牛小田哼了声,收回紫藤鞭,巫师的脖子上,还是留下醒目的项圈。
海灵族最大的秘密,只有酋长和巫师知道,终于揭开了。
巫师有个厉害的师父,多年前来自于海上。
跟牛小田一样,是穿着衣服的,还是那种快拖地的袍子。
跟牛小田不一样的,师父的头发很长,胡须雪白也很长。
师父神通广大,隐居在悬崖下方,不饮不食,整日修行。
酋长前往拜见,非常敬佩,发誓绝不泄露给别人。
正是这位师父,教给巫师如何设立法阵,还送给他这件拐杖。
每隔三年,师父才允许巫师去见一面。
上次,是一年前。
巫师一再跪地恳求,痛哭流涕,真不敢带人去见师父。
更何况,只清楚大概的位置,去了也找不到,只有师父现身才能看到。
说清楚了,此事便不再追究。
法宝很多了。
牛小田没要巫师的那根拐杖,还要给他留着保护海灵族人。
见牛小田的眉头舒展开了,酋长和巫师这才长长松了一口气。
该启程返回海上了。
不允许海灵族人相送,更不许跟踪。
否则,一旦发现,扔到大海里喂鱼,别怪本海神无情。
青依转达后,酋长代表族人,保证会遵守古拉的命令。
又小心询问,何时才能自由活动?
答案是,中午以后。
这么安排,牛小田当然有目的,打算回去的途中,却拜访巫师的隐居师父。
此人很有本事。
昨晚青依等一行出去,竟然没能发现他的踪迹。
拜访高人,无疑是一次冒险。
牛小田之所以不怕,还是因为有传送盘,招架不住,走为上策。
悬崖,就是来时途经的那一处,长度也不过十几里。
在海灵族人的集体目送下,牛小田一行人大摇大摆离开,翻过山岗后,便不见了踪影。
佘灿莲拉着苗灵娜和尚奇秀,牛小田踩着飞行盘,图月清则凌空飞行,兽仙们紧随其后,浩浩荡荡,飘飘如仙。
不到半分钟,便来到那处悬崖深壑,朝着下方落去。
深达百米,一条小溪蜿蜒流淌,密布着大大小小的石块,长着些齐腰高的野草。
让人有些触目惊心的,则是各种骨头。
有兽骨,也有人骨。
野兽会失足落下悬崖,而海灵族人死去后,并不是抛入大海,而是系上藤蔓绳索顺到山崖的缝隙中。
化作白骨后,便散落到了悬崖下方。
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